老炮兒 - JBL Hartsfield引入記
2017-04-30 19:48:05 米先生 分享

在說今天的主角前,我想要先說一下那對被換下的喇叭Wilson Audio Sasha。

Sasha是個狠角色!它完全可以稱作是現代喇叭的代表。表現非常全面,任何音樂類型都可以演繹得非常好聽,動態和微動態也是出類拔萃,是稍稍帶點刺激的聲音,總之非常過癮。Sasha放在家裡聽音樂一切都好,除了一點---它被放置在客廳里,由於是家庭共用空間所以為了妥協小孩的爬行動線,Sasha被推到了離墻壁30釐米處。這對反射孔在背部的Sasha來講是大忌!加上共用空間不能開太大聲,這麼一來客廳系統變成了小氣版,客廳黨們看到這裡估計會和我一樣胸悶吧。

客廳的音樂當然還是要繼續,所以盤算著客廳還是放套比較簡單的音響系統吧!這套系統的條件很簡單,第一,喇叭要可以貼墻放置,第二音樂重播是輕鬆型的,適合背景或無壓力聆聽。在這兩個條件下,對不起,我一下子還真沒有找到適合的喇叭!

偶然一次在網路上看到了一位發燒友家裡面Klipsch horn。塞在了墻角裡面,用管機推動。嗯,我覺得大概往這個方向去找應該是靠譜的,不過這樣擺法的喇叭流行在上世紀60年代,代表作如剛剛出現過的Klipsch,還有Tannoy和JBL。如果說現代喇叭的話,音響展上也只有看過英國Audio Note塞在墻角大力鳴放。可惜Audio Note喇叭對於自家的客廳來講又太小了,而且不太感冒這個品牌。這個想法也就被擱置了。

“有沒有搞錯?!”

當我從潘大哥那裡知道有人在JBL Everest 66000和JBL Hartsfield之間無法選擇時,我一頭霧水。沒錯兩台都是JBL的頂峰之作,可是年代足足差了一甲子,這有得比嗎?“是我的話當然是選JBL Everest 66000?”原因很簡單,第一,60年前的喇叭如何應對今天的高清前端,第二,哪裡去買Hartsfield呢?

不過我們應該承認,沒有Hartsfield就沒有Everest 66000,也有個說法是---“不是JBL造了Hartsfield,而是Hartsfield造就了JBL。” Hartsfield其實是JBL進入家用領域的第一隻喇叭,這裡的量詞用“隻”而不是“對”那是因為那個年代立體聲還沒有出現,所以用家都是買一隻回去放音樂就夠了。“Hartsfield”以它的設計師的名字來命名,Hartsfield先生其實是Klipsch Horn的粉絲,平時因為研究Klipschhorn而小有名氣,JBL就讓他來主刀設計,“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Hartsfield就這麼來了。JBL的Hartsfield為何成就可以高過Klipschhorn?首先外觀設計上要高明了不少,富有家具感的寬大箱體加上貴氣十足的金色號角537-5039比Klipschhorn大氣了不少。其次,用到了當時最好的喇叭單元組合JBL的375和150c,那邊Klipsch自己不做單體,不知道拿了哪家的單體塞在薄薄的MDF箱體裡面。

傳說歸傳說,當我有生第一次親眼看到朋友珍藏的原版JBL Hartsfield實物時,不由得還是驚到了。我張開雙臂抱一下---這麼大啊!面寬近1米2竟然比66000還要寬,拍打一下箱體,60年前的作品到現在還是結實無比。朋友用1.5瓦的管機播放起了細川伶子,我坍陷在沙發里不能動彈。


友人家的正老版Hartsfield,60年后依然狀態神勇,在我心裡播下“愛”的種子!

 

JBL玩家其實對JBL的43系列都非常熟悉,自己也是4343A的忠粉。可是Hartsfield完全不是43系列的聲音。43系列是熱烈的、直白的,播放起爵士讓你聞到爵士酒吧裡面混合的煙酒味;Harsfield仿佛讓你不經意地和歌者四目對視,你不由得心裡一跳而趕緊移開目光。我們接著又播放了鋼琴,也播放了古典弦樂,我難以想象這60年前的喇叭竟然可以在今天如此歡快地歌唱,就這樣Hartsfield在我心裡播下“愛”的種子!而這顆種子就在我要換下Wilson Audio Sasha時迅速發芽。

不過換一對JBL Harsfield沒有那麼簡單,我有問題要解決 — 錢!

物以稀為貴,JBL Harsfield現在屬於收藏品等級,基本上市場上出來就很快被秒走,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東西越來越少。日本著名的JBL修復專家Kenrick Audio曾經修復過幾對Hartsfield,可是近來基本上很少可以看到了。即便Kenrick有貨,整理后的價格也是要超過6萬美金。如果有幸在市場上看到放盤的話,價格也不會少於3萬美金,這個要價是遠超過了Everest 66000。所以換一對Hartsfield是一個太“邪惡”的念頭,不想傾家蕩產還是快點放棄吧。

念頭是放棄了,“愛”的種子卻還在茁壯發芽,直到那天的到來。手機上出現了來自東瀛的密報,海那頭的朋友告訴我Hartsfield來了,不過這對Hartsfield與眾不同!因為它是復刻的。“復刻的?!”我覺得非常掃興,像洩了氣的皮球,我曾經看到過美國或加拿大那邊用松木,看著圖紙敲敲打打做出Hartsfield的復刻,看了就讓人提不起興趣。沒過多久手機上傳來了照片,我笑了。


原廠的設計圖,我們可以看到迷宮設計,許多愛好者也躍躍欲試,不過可以完美復刻的真是鳳毛麟角。

 

首先,我們要對Made in Japan的復刻有信心,因為日本是對木頭有狂熱的民族,有堪稱全世界最好的木頭和木工,這點很好地反應在了Kenrick的JBL上,同時也反應在手上這對Hartsfield上。

其次,這對Hartsfield在喇叭和分音器單元的安排上非常巧妙,顯示出復刻者對Hartsfield甚至JBL早期喇叭的研究非常透徹。

最後,和日本的Kenrick版的Hartsfield來比較,價格“不貴”(但還是超過了二手的Sasha)!

現在讓我特別講一下這個復刻版在喇叭單元運用上的巧妙之處。在Hartsfield的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兩個版本,一個是早期的單聲道版,375中高加150C的二分頻;還有一個就是最後期的立體聲版,在原來的基礎上加了子彈頭075高音。不過這個立體聲版本在推出沒多久Hartsfield就停產了。不要緊,這個075,375和150C的组合后来又全部移植了JBL Paragon上面。後來在JBL Olympus上換成了LE系列的低頻單元而繼續進化。手頭這個復刻版的Hartsfield巧妙之處就是在Hartsfield的箱體放入Olympus時代的單元和分音。我對這種“關公戰秦瓊”的做法非常好奇,所以在沒有見到實機、聽過聲音的情況下決定來一次冒險。

1對喇叭,400公斤,2個星期!它來了。

Takumi是日文“匠人”的意思,這個詞來形容眼前這對獨一無二的Hartsfield是最貼切不過的了。在箱體的成就上,它已經遠遠超出了原版,甚至也超過了Kenrick版本。對花工整的木皮,結實無比的框架,而且工匠想得很周到,在每邊近100公斤的箱體下面直接做了滑輪方便移動和擺位。我將兩隻喇叭簡單地推進了兩邊墻角,他們馬上就成了房間的一部分,毫無突兀之處,一切放置妥當后,當然最關心的就是聲音了。


這裡看到的是加強版的復刻箱體,用料非常扎實。一旦箱體做扎實了,低音會好許多。這裡也可以一窺雄壯的低音單體。 JBL LE15

我先把Hartsfield接上了Nagra PLL管前級和60瓦Nagra 晶體管MSA組合。放入一張Prestige公司出的Miles Davis的Relaxin’ with The Miles Davis Quintet。我確信用Hartsfiled來播放Rudy Van Gelder這位老到爵士錄音師作品應該是三指捏田螺。果然不出所料,Miles的小號在JBL 375號角下顯得非常明亮和直接,整張唱片一氣呵成,讓我聽得搖頭晃腦,一片唱完我覺得不對,讓Hartsfield放爵士估計就像讓姚明表演灌籃,真是太沒有懸念。


三指捏田螺,這張RVG的爵士,Hartsfield播放起來游刃有餘。

 

那麼如果我們讓姚明來投3分球會是什麼結果呢?想到這裡,我放了一張Harmonia Mundi的莫扎特小提琴協奏曲。這張是22個樂手組成的小型管弦樂編制,我想要知道Hartsfield可否一邊展現樂隊的規模感,一邊又很好重新小提琴的獨奏部。據我的經驗,JBL早期系列對現場感的營造是可以的;但是細膩度往往欠缺一些,那麼Hartsfield的表現會如何呢?

瓜戈立安諾(Gagliano)是意大利拿波里非常著名的小提琴家族,唱片中指揮兼小提琴手安德魯手裡的拿的就是1782年的瓜戈立安諾。沒多久我就被油滑而漂亮的瓜戈立安諾琴聲完全吸引了!其實不止主小提琴,第一小提琴部出來的聲音都非常絲滑,這個對於古董喇叭來說真是難能可貴。在音場營造方面也是基本排列整齊,當然這樣的古董喇叭塞墻角的擺放都是追求Sound Field,也就是在音樂廳中被音樂的包裹感,而不是許多現代喇叭和聽眾做追求的Sound Stage。所以不需要去數幾把小提琴,只要專注在音樂要表達的內涵即可。


HM的唱片總是非常精美,我用hartsfield來播放HM的小提琴,這個是對重播細膩度的大考驗!

 

我想要特別提一下鋼琴的重播。由於聽比較多的鋼琴曲,個人非常注重鋼琴的重播品質,而在鋼琴重播中,我又是注重低音琴箱共鳴的效果。Hartsfield的低音是由一直15寸的低音在經過大概5個迷宮彎道后放出來的,然後再靠墻角的反射助力。那麼這樣的低音重播方式在表達鋼琴的效果上會是如何呢?

放了一張Sokolov索科洛夫的華沙演奏會。聽感是正面的,Hartsfield出來的鋼琴低音少了一些能量的聚焦感,顯得有些委婉,不過並不妨礙我們去享受重播出的箱體共鳴感,同時中高音非常明亮清脆。說到中高音,我一定要提一下Hartsfield裡面的JBL拳頭產品375單元。對的,就是被稱為中音之王的JBL 375。


這張Sokolov的鋼琴演錄俱佳,這樣的唱片來測試真是讓人心曠神怡。

喜歡翻看日本Stereo Sound雜誌的朋友一定記得菅野沖彥家裡的系統中有一對375加持的蘑菇頭(537-500號角),這對375的中音菅野先生一直用了50年。真是令人詫異啊,音響雜誌的主筆在50年內可以接觸多少喇叭或者單元,而這對375卻可以一直屹立不倒,我們足可以想象它的實力了。JBL 375的原型是起源于Western 594型驅動器,當時JBL還為Western做代工,對應375的Western的型號為T530A。不過到底是JBL還是Western設計了375?這個就無從考證了。當時JBL最大的對手是Altec,所以JBL卯足了勁在振膜尺寸上就想把Altec幹掉。在磁路方面動用了鋁鎳鈷合金磁鐵,下料非常猛!

因為375實在太強大,Hartsfield的低音也才不得不用了複雜的迷宮結構低音號角,這樣也可以提振一下低音的效率。

最後上場的是子彈頭075。這個075其實是Hartsfield系列裡面比較後期才研發出的單元。在研發的時候就是用來匹配強勢的375,所以075真不是省油燈。首先075單元的振膜在高音裡面是非常大的,磁路設計也非常強勁,它的聲音其實是從環狀的縫隙裡面發出,這個算是神來一筆,確保高頻響應的同時最低頻響也可以下探到2.5khz。

這些單元組合的最大特點就是高效率。在整個試聽過程中,加大音量后Nagra MSA表頭顯示都沒有超過2瓦,可見Hartsfield這對大傢伙真的是非常容易驅動。和現代喇叭動輒要吃3、5百瓦的功率相比真是親民得很。這麼看來玩Hartsfield是可能比66000省錢了,因為要搞定66000你需要一對非常有力而且夠水準的後級,當然價格也不菲了。而玩Hartsfield,如果你眼光好、人緣好,你可以挑到(或定制)一台夠水準的管機來搭配。當然如果口袋夠深要找Kondo來配就是另外一個場景了。

Hartsfield里,老索在彈舒伯特的即興曲,我卻陷入了沉思,我回想起在這個房間裡面有過的近10對喇叭,它們都帶給我激動和享受,也不停地把我拽到了升級,換機的漩渦中。自己也曾非常看重器材的價格、規格和技術,到底什麼樣的喇叭才是好喇叭呢?到底有沒有一步到位的升級呢?

Nagra的MSA的指針微微晃動,不超過2瓦。要麼找台厲害的管機來試試看?米先生又琢磨了起來......

Impromptus!!!

 


 Nagra MSA小頭的指針,永遠都沒有超過2瓦。是不是該試試管機了?


Hartsfield來了,這裡變成家裡面最可愛的一個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