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PARAGON的問候,拜訪日本KENRICK SOUND
2016-06-22 00:00:00 chrisalex 报导

這是今次吸引我飛赴日本的第二大重要原因,因為我要親自接受,來自全世界最好JBL PARAGON的問候。

我要拜訪的,是位於東京都大田區的KENRICK SOUND社,在那裡,美國JBL的傳統正在被一群年老的和年輕的,日本音響職人所繼承,JBL的傳奇被延續,並繼續將其發揚光大。

首次認知KENRICK SOUND,源自於互聯網,我在翻閱圍牆到室外桃源偷看小電影時,忽然發現了一段KENRICK拍攝的JBL大型揚聲器的影像資料,這段VIDEO裡,他們展示了如何翻新JBL的上古神器PARAGON,他們把這段影片起名:HOW TO RE-BUILD THE BEST JBL PARAGON IN THE WORLD”(如何重新製作世界上最好的JBL PARAGON喇叭),影片裡的音箱翻新手段吸引了我。

我逐漸發覺在境外知名視頻網站上發布了很多他們拍攝的視頻,這些VIDEO或是在他們的自己的試聽室裡,邊放音樂邊拍攝新完成的揚聲器;或是記錄喇叭交付用家並在日式住宅送達安裝的過程,或是與音箱買家進行採訪聊天,談談他們對音響的理解與經歷,這些VIDEO被相當好地拍攝與處理,可看性相當強,也相當令人信服,我開始關注這家被稱為KENRICK SOUND的日本東京一家專門翻新/重做JBL的公司,之所以起名KENRICK,是因為該店由一位年輕的日本人KENJI和年長一些的美國人RICK一起合作組建(KEN+RICK的組合),這家公司區別其他音響行的獨特賣點,就是專業研究號角與搭載大紙盆低音的舊時VINTAGE揚聲器,尤其是JBL\\TAD\\REY AUDIO\\EV\\ALTEC等,當然,數量最多的,最主要的製品,還是JBL。

這從他們的網站域名裡也看以看出端倪,除了KENRICK.COM正牌網站外,JBL43.NET與JBL43.COM也都是他們的網站,這是要多麼崇敬JBL43系列才會採取這麼極端的做法啊?!我不禁開始佩服主事人KEN與RICK,可能他們與我一樣,都是有夢想有情懷的人吧(笑)。

從視頻裡可以看到,他們翻新出來的喇叭不單單外觀漂亮(很多是鋼琴漆外表),連聲音也變得非常美妙,不過我始終搞不明白的是,為什麼這些古老箱子在國內聽起來很港,到日本那邊卻變得這麼好聽,帶著這樣的疑問,我提筆給KENJI SAN寫信,並向他請求,允許我在東京展期拜訪他的店鋪,沒想到當天就收到了KENJI的回信,素未謀面的他竟然歡迎我去,並與我約定了準確的見面時間,他會在店裡等我,不過,由於他另有其他安排,只能給我一個小時。

除非親耳聆聽或親眼所見,否則我肯定懷疑其中有詐,可能是音樂播放器太過LL,或者是功放特別定做,還有就是慎選特定的播放素材,你懂的!不過,就是因為後來到現場的聆聽,也讓我終於找到原因。或許您可以通過下面的拜訪找到答案,為什麼日本KENRICK社翻新後的上古揚聲器能夠發出這麼美妙的聲音?

在抵達東京後的第三天,我便去拜訪了這間隱秘而偉大的JBL翻新社,我提前到達,也是為了看看周邊的環境,這間坐落在東京都大田區上池台長原大廈裡的店鋪,有很多VIDEO就是拍攝巨大的音箱被妥善包裝後從這棟大廈的這個入口搬運出來再運輸給東京客人的過程,頗為眼熟。

讓我覺得有趣的是,在大廈出入口的旁邊,就是一家名為ADDICT SURF的滑板商店,店裡擺滿了各式花哨的彩色滑板,下次您來找KENRICK SOUND店鋪找不到的話,找到這家滑板商店就對了。

長原大樓是帶有電梯的多層式公用建築,是縱向扁平的一條道走到底的格局,外立面的塊狀鏤空與柵欄設計很有ART DECO的風格。

KENRICK SOUND的店鋪設在一樓與二樓,請注意,由於GROUND FLOOR有沿街舖位,所以這上面說的一樓還是要向上走一層的,不是與街道面平行的,等於我們所說的2樓,搭乘著電梯,走出來看到的是第二張照片這樣的場景。我已經敏感地意識到,擺放在走道上的這些,雖然被蓋著防塵保護墊,但實際上他們都是大型的VINTAGE揚聲器,看來是店面不夠放了,必須要漫出來放走道上。

就在這時,其中一閃門咯吱打開了,KENJI先生走了出來。

完全無需介紹,我就知道這位是細井研志(KENJI)君,因為他的頭像就是本人的照片,細井先生人不高,卻很有型身板也很好,與我一樣留著小鬍子,很有精神的樣子。為了下文描述方便,我們還是稱他為KENJI先生吧。

報名來意,KENJI很熱情地與我握手,一開口我就發現他的英文水平很高(在日本人裡,在日本的發燒友裡算好的了),除了寒暄還能開玩笑,他很客氣地請我進入KENRICK SOUND的SHOW ROOM展示聽,我知道在這扇鐵門後面,就藏著他們的寶貝,大量的JBL經典之作,也是KENJI在視頻網站上分享短片的拍攝地點。

門背後的光景是這樣的,在進口的左側牆面上,已經開宗明義地貼上了JBL 60週年的海報(其實我也很想要一張啊),昭然若揭話你知,我們熱愛JBL,我們與JBL的關係很密切,小的細節方面,包括照射畫面的射燈,以及海報上面的CD唱片架及軟件素材等。

正面見到是金屬質感的鐵門,背後卻是整塊的木質紋路,看來是為了符合居家環境的親切感吧,另外請注意長條形門把手的處理,不是我們常見的轉動式。

展现在我们眼前的,就是KENRICK SOUND的展厅全景,这里也是KENJI san拍摄VIDEO的地方,採用鬆軟的實木地板,牆壁刷成灰白色,在房頂還增設導軌設置了小太陽,營造暖色調氣氛,甚至在座位的皮沙發腳部的位置也有燈光(你能看到PARAGON弧面上的反光)。

現場正對聆聽面設置了三對可以開聲的揚聲器,最後面的鎮店之寶REY AUDIO,前面兩對不同時代的JBL,後面都會開聲,都會講到其聲音給我的巨大震撼。

KENJI的房間裡,裝滿了寶貝,這些都是當年的銘器,首先講述年紀最小的,就是擺放在最前面的JBL 4365,這是當時作為STUDIO MONITOR系列頂點的作品,採用了4英寸的壓縮號角與15寸的三明治結構低音單元,我以為是原廠聲,KENJI話只是進行了小小的修改與升級,按照4365的體積,在KENRICK這裡,只能算是小朋友。

另外,請注意看4365喇叭的腳架,這不是原廠配置,而是KENRICK自己設計製作的木製品,專門為了承托JBL 43音箱而設計的,10萬日元一對,有LOGO。

不用我說,你都猜得到,4365背後的這款打橫放置的,就是PARAGON。這對項目標號D44000的作品,誕生於1957年,直至1983年停產,持續生產了26年,據說是有史以來最長命的JBL音箱,除了長壽外,它還以1,830美金的定價成為當時最昂貴的家用揚聲器。

這是第一對把左右聲道喇叭裝在一個箱體裡的立體聲喇叭。PARAGON採用三路設計,外觀上看不到一個單元,內部搭載二個LE15 15寸低音單元,二個375中音驅動器配上H5038P號角,以及二個075高音單元。分音器則以LX5分音器做500Hz分音,N7000分音器作7000Hz的分音,平均阻抗8歐姆,效率96dB。

圖片上的這對PARAGON,是已經經過KENROCK SOUND翻新處理過的製品,我當時問了價格,嚇了一跳,記得要690萬日元。

在PARAGON的背後,是那對鎮店之寶,不對外出售的產品,來自REY AUDIO的RM-7VC,這是發明TAD單體的木下正三先生的傑作,重達250KG的高級品,已經被KENRICK社重新噴塗了金屬質感的鋼琴漆,同時還加設了超高音部分,當然內部的修復操作,我也因為語言不通的關係無法明確知曉。

我趁KENJI幫我接線時偷偷拍攝了這張照片,結果你會發現RM-7VC的巨大,另外是你能感受到七層鋼琴漆的魅力,曾經有人與我說過這樣的故事,在日本的小學校裡擦玻璃窗,你和學生說擦100下,他就真的會擦100下,不會偷懶少一下,所以我相信,日本方面說的七層油漆,也真的不是缺斤少量。

驅動這些大體積號角音箱的,我以為一定是小瓦數的電子管放大器了吧,結果讓我大失所望,KENRICK使用的是晶體管機。

KEN向我展示,也是當天開聲用來演示的後級放大器,不是當中那部紅色牛罩的自做膽機,而是美國麥景圖帶輸出變壓器的單聲道1201,這並不是新作品,而是2001年的舊作,是輸出1200W的高功率版本,我甚至看到在下層機架上還有MARK LEVINSON 5系列的新作品,為什麼不用膽機呢?為什麼要用這麼大功率呢?KEN解答說,他覺得晶體管機較為全面,而且大功率的低頻感不是小功率能夠比擬的。

照片上你能看到,KENRICK SOUND非常精於的號角喇叭外置分頻器也透露出來。

線材方面,真的不講究,他們用什麼線?記得是日本當地的專業線材品牌,不是CANARE就是HISAGO。

我就真的親眼看到KENJI把這段線接在PARAGON和其他喇叭上給我試聽的。

前段器材用什麼?你以為玩號角喇叭的一定用黑膠嗎?當天KEN真的沒有開黑膠機,在他放在YOUTUBE上演示的這些好聲音VIDEO來看,也都不使用黑膠作為音源。

當然他是有黑膠機的,而且是中國產的國產貨,香港HANSS ACOUSTICS的T60,曾經登上過斯蒂落桑多雜誌,三浦先生為它寫過深入的文章,唱放是柏林之聲100型。我在器材架上看到不少LUXMAN的舊作,以及他們目前來擔當前級的MARK LEVINSON的經典前級NO.32,還有部老的26S,看來KENJI真的是老MARK的擁躉,一問,的確如此,他也很喜歡以前的MARK。

另外,CD機也是有的COPLAND 288。

下面的圖片上你已經看到兩對PARAGON了,剛才說了一對就600多萬,你知道KENJI多富有了嗎?

你看,這裡是合計三對PARAGON,都是不同飾面的,有啞光的也有亮光的,單元和箱體都經過處理,是恢復完狀態的重新上路,我看得出,KENJI收羅到這麼多PARAGON,他一定是對PARAGON和JBL有深厚感情的人。

不單單是將音箱的正面處理得當,連背後面的端子和油漆面都進行了翻新,我真的對日本人做事情的態度表示讚歎與敬仰。可以看得出來,PARAGON是將左右喇叭套在一個外殼裡的設計,背後的接線,還是分成左右兩路的。

一對70年代的JBL 4320,在重新翻新後,似乎增加了原來在4350上見到的超高音部分,另外,配套的面網,是重新製作的,並由製作人進行安裝確認後簽名,請注意,KENRICK SOUND社連JBL喇叭的面網都自己完成製作,後面你會見到。

還有一對製作中的4343,KENRICK告訴我,這是他們自己製作的4343,不是翻新的,他們有全套的原廠圖紙,而且這樣的新箱,據說在美國都銷路很好,我仔仔細細看了下,細部處理非常完善,只要貼上JBL標記,完全就是原廠貨。

他們不單單有JBL,還有其他喇叭,比如這對趣味性極強的RAY AUDIO KM1V,不過這對喇叭已經通過KENRICK的改造,將高音換成其他品牌的製品,同時做了外觀處理,喇叭上面的貼紙,是標明左右聲道的,KEN告訴我,這個喇叭是有分左右的。

鋼琴上擺設的,是天朗的MINI AUTOGRAPH和安橋的吉他喇叭D-TK10,為什麼是吉他喇叭,就是和之後的KISO一樣以吉他發聲原理打造,並請高峰一起合作。

這一對PIONEER的EXCLUSIVE,我看到就會感動,這是早於MODEL 2402的前輩級全鈷磁MODEL 3401,與2402一樣尺寸的16寸低音盆,還有2402沒有的超高音ET-703,但價格卻只有2402的一半。關鍵是,這成色,你看看頂板的質感,嘖嘖

EXCLUSIVE 3401旁邊的這對喇叭很有意思,翻新製作的JBL 375中音皇驅動頭重新加載,壓縮頭後蓋用黃銅重做,配上金屬漆號角的設計,與下部的低音與金色的超高音部分組成的喇叭。

這是另一個聲道,請注意看靠牆的那對黑色,是JBL 18寸低音單元的4345,也就是我們所熟悉的4344的哥機,低音盆再大一號的作品。

裡面的那台APPLE電腦,是平時KEN在聽音室使用的,也是這個房間裡唯一的桌案工作位,其他地方都被喇叭所佔據了。

試聽室的情況暫時介紹到這裡,KENJI沒有給我很多時間,我需要盡快開始比較聆聽。

雖然在門旁邊的架子上放了很多的爵士與發燒CD以及黑膠唱片,但真正當時用於演示的,還是數字文件,看過KENRICK SOUND視頻的朋友們知道,在錄像的過程中,總會掃到KENJI的IPAD MINI平板電腦,他以此作為遙控器,進行樂曲的播放,拍攝時KENJI正在SHOW給我看他們KENRICK SOUND官方網站上的內容。

正式聆聽的時候,我坐在中間米色沙發的皇帝位,黃色的燈光從我的腳下向前透出來,我的眼前就是揚聲器,但完全看不到功放,KENJI可能就想達到這樣的效果吧,左手有一張木架,木架上的卡槽上就是選曲專用的IPAD MINI,請看屏幕上顯示的是KENRICK公司利用頂級補料製作的外置分頻器,透明玻璃頂蓋,他們給我看了實際的成品,相當養眼。

KENJI笑瞇瞇地問我想怎麼聽,我的腦袋飛快地計算著,謀劃著這麼多現場組合,如何能在短短的三十分鐘解決戰鬥,因為我要空出時間參觀他們的作坊,這也是此行不可忽略的重點。

短短五秒後,我便提出我的方案:只聽三對箱,第一對JBL PARAGON,第二對REY AUDIO RM-7VC,第三對JBL 4365,同樣曲目,同樣前端和功放。

為什麼選這三對喇叭,小張的背後的思考是這樣的,首先,KENRICK SOUND是專門翻新製作JBL的廠商,所以JBL一定要聽,要聽就听他們最經典的,最拿得出手的便是完全重做的PARAGON,這是代表KENRICK水平的旗艦作品,690萬日元不是開玩笑的;其次,聽了JBL我一定還要考察他們對其他喇叭的翻新和重做技術,鎮店之寶的REY AUDIO一定不可以錯過,這是這裡提及最大的揚聲器,而且不管在國內還是日本,想要欣賞的可能性都基本為零,能夠增長見識;最後,JBL 4365是代表新時代JBL的口味與技術,也是本試聽室裡年紀最小的喇叭,我希望通過與舊款PARAGON揚聲器的比較,了解到底PARAGON能夠有多好,新舊JBL喇叭的對談。看得出KEN對我想听4365有些猶豫,他說這個喇叭沒有怎麼經過他們改造過,基本是原裝貨,可能聲音不理想,我倒覺得PERFECT,因為我可以比較原廠貨與改裝貨的差異。

看我主意已拿,KEN君只有配合,馬上開始搬開4365揚聲器,放在左右兩邊,露出中間的PARAGON。

你以為我會隨便選擇曲目?

我一定不會,我這次非常錯克的地進行了曲目的選擇,我知道KENJI在錄像演示中只播放爵士,我怕相信播放爵士他們一定都很LL,毫無疑問,所以,我就想看看播播其他作品是否能像爵士一樣LL,是否能做到相對的全面,KENJI如果看到這篇文章,一定會起的下次不再接待我,幸好,他不懂中文。

我最終選擇了四個曲目播放,分別是:

1. 花姐《SOMEWHERE SOMEBODY》——小張的經典測試曲目,女聲類與流行器樂類,想考察一下一般音箱都能放好的女聲能溫婉到什麼程度
2. John Coltrane & Johnny Hartman 《DEDICATED TO YOU》——男聲類與色士風爵士類,你不是爵士LL嗎?我就請兩位黑人音樂家演出來,看看你們是不是真的播放爵士最LL
3. Kenji在他IPAD的曲庫裡選曲的弦樂四重奏片段——提琴弦樂類,據說播放爵士好的喇叭播放古典音樂尤其是弦樂會糟糕,我想確認下
4. Aaron Copland《FANFARE FOR THE COMMON MAN》——大動態交響樂及鼓樂類,你倒霉了,據說這樣的號角箱播放交響樂是一定會露出馬甲的

如果試聽曲目還不夠,則加聽一曲菅野邦彥先生的爵士鋼琴。順便說一下,你可以通過KENJI先生與喇叭的對照,自己體會這對喇叭的體積尺寸,在我眼中,是巨大的箱體的存在。

首先登場的,是JBL PARAGON揚聲器,這是我之前從未聽到過的開聲,人聲第一次聽PARAGON揚聲器,內心還是忐忑不安的,因為這不是在聽喇叭,而是在聽藝術經典。

在單元、箱體及分頻器均達到優秀狀態下鳴放的PARAGON,一開聲已經讓我從軟性的皮質沙發上跳了起來!完全不敢相信,這是半個世紀以前的設計與聲音,看不見喇叭,卻能聽到異常逼真極具彈性的聲音,樂器和人聲的質感一流,彷彿觸手可及,以我請KENJI播放的《JOHN COLTRANE & JOHNNY HARTMAN》為例,JOHNNY從容溫柔的磁性嗓音,配合JOHN的色士風時而內斂時而有力的大幅變化,讓人聽出耳油而完美體現那種爵士曲調背後的滄桑感,能夠這樣激起聽眾內心的共鳴,這絕不是平凡的揚聲器製品。

我刻意選播PARAGON可能並不擅長的小提琴與交響樂。。。結果我的初判完全估錯了!即使是四重奏,提琴系的質感依舊如剛才爵士樂般刻畫得入木三分,而且毫不粗糙,反而是細膩紅潤有光澤,再來大動態的交響樂,我選擇了威信試音碟的頭曲《FANFARE FOR THE COMMON MAN》,結果依舊交足功課,甚至是菅野邦彥先生的鋼琴,也一樣有動態表現,開大聲照樣聲場不散。我所擔心的舊時喇叭解析力不高,聲音拖沓,場面表現不出來的問題都沒有出現,呈現出非常完整的樂器與音場效果,而且,是帶著那種飽滿與鮮度地鋪陳開來,像聽音樂,而不是聽音響,現代揚聲器,稍不注意,就變成聽音響了。

聽罷PARAGON,而且是經過KENRICK SOUND翻新重做後的作品,不單單是外觀箱體,包括單元及佈線全部重新打造,這樣優秀狀態的PARAGON在外面很難聽到,今次能夠聽到,絕對是值回票價,在小張的音響經歷中記得記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這種聲音的獨特性,我在其他系統上無法感受到,請注意,完全沒有使用膽機,而且也不是小功率,晶體管大功率後級放大器MCINTOSH MC1201單聲道,卻將這對揚聲器的質感發揮出來,完全的耐聽,完全不的不吵耳朵,真的不容易。充足的音樂感,飽滿的表現力,相比現代化揚聲器,可能從錄音上您會覺得悶聲一些,但我在現場卻毫無感覺到這一點,尤其是當器樂的質感逼真到那種狀態時,這種透明度和開陽性完全可以交足功課,現代揚聲器那種極端的拉高音和寂靜感造成的假象,原來是一種空氣稀薄的不健康聲音,人能長期生活在空氣稀薄的珠穆朗瑪峰嗎?還是需要回到平原和湖泊,來大口地吸氧,PARAGON就是非常接地氣的氧氣製造者。

儘管說了這麼多,我覺得還是很難描繪出PARAGON給我的衝擊力,反正就是已經超過LL級別到CN級別,是否到達AWL級別,我要聽過之後的REY AUDIO才能決定。

聽完PARAGON,帶著戀戀不捨的心情,開聲REY AUDIO RM巨型揚聲器。

在聆聽之前,我向這對揚聲器正面恭敬三鞠躬,因為木下正三先生是我尊敬的單元及音箱設計師,REY AUDIO的創辦人是當年研發出TL1601A低音和TD4001高音的主導人,還記得TAD 2401和2402嗎,就是使用這兩枚單元的傑作。第一次聆聽這麼大的揚聲器,不免有些緊張,剛才的PARAGON已經給我不同於現代揚聲器的熱烈音樂快活感,這對RM-7VC則更多地呈現出參考性與監聽感。

揚聲器的頻寬覆蓋比PARAGON更寬廣,能夠輕易感受到COPLAND交響樂開場時定音鼓的重錘與輕擊的跳八度差別,低音的豐滿度並未見得更多,形體感強下潛更好,聲音的染色與凹凸感缺少,用KENJI本人的評價就是聲音的樂感和感動人方面REY AUDIO依舊無法與PARAGON相提並論,PARAGON是聽了之後讓人愉快很久的心情。

可能是音箱前後擺位的差異,在聆聽時受到前面PARAGON的影響,音質有所打折。以爵士樂為例,JOHN COLTRANE的色士風並未像剛才那邊富於細節變化與勾人的現場氛圍,在花姐的演唱時,能夠感受到平和淡雅的吐字,呈現出平衡的樂器表現,四平八穩的演唱,到弦樂四重奏時,我幾乎看不到樂器的光輝感,這是我覺得四段音樂裡與之前PARAGON差距最大的一軌,表現最好的一軌是大場面大動態交響樂的重放,由於箱體及單元尺寸的巨大,那種迫人的場面感和氣勢,能夠出得出來,沒有聲嘶力竭的撕扯感,不愧是錄音棚使用的參考型作品。

下面的錄音,相比之前的PARAGON稍稍有些悶,有些暗,原因可能是因為音箱離我較遠,而PARAGON等喇叭又入攔路虎一樣擋在前面。

最後登場的,是小弟弟的4365,這是代表JBL 43系列在新時代蛻變的最新揚聲器代表,這和以前的43系列區別主要是,15寸低音單元捨棄泡沫邊而是用布折環增加壽命,號角驅動器為鎂合金振膜,比鈦振膜聲音柔和,中音號角的開口進一步增大。這對喇叭的重量是85KG一個,KENJI先生將它挪到指定位置是用手推的,好在有下面KENRICK SOUND專門製作的腳架,移動方便且定位準確,我嘗試橫向搖動,它沒有動彈。

由於語言不通,而我的英文又很糟糕,我沒有聽得很明白,他所說的大概意思是這對4365只是小改,沒有進行大刀闊斧的修改,與原廠聲音差得不多,在後續聆聽的階段中,我也感受到雖然這是最新型揚聲器,但是與舊款的經典型號相比,尤其是經過KENRICK SOUND妙手回春改造翻新之後,將聲音及外觀的狀態調整到最黃金狀態的出聲,要比現代揚聲器更有魅力,完全是壓制性的表現,4365遜色很多。

很可惜的是,在國內大部分人買到4365已經算是相當的高燒了,他們也花了很大的代價,認可其聲音與下級機的提升,認為其是JBL高級的聲音,也因為國內沒有KENRICK這樣專業的喇叭翻新社,所以根本無暇聽到經典JBL的開聲。

對於4365聲音的錄音,我根本提不起興趣,原因是聲音的差距太大,完全不在一個級別之上,

咚咚咚,敲門聲。

一位老先生探進頭來,與KENJI先生交流,這位是在KENRICK SOUND服務多年的技術擔當河內秀夫先生,我也經常在KENRICK SOUND的YOUTUBE短片裡見到他的出境,知道他是個厲害的角色,對於分頻器製作尤其在行。他的入來,我知道馬上有好戲看了,因為我即將前往KENRICK SOUND的後宅,他們的WORKSHOP工作間參觀。

 

工作室參觀看圖說話 1

工作室參觀看圖說話 2



首次認知KENRICK SOUND,源自於互聯網,我在翻閱圍牆到室外桃源偷看小電影時,忽然發現了一段KENRICK拍攝的JBL大型揚聲器的影像資料



這間坐落在東京都大田區上池台長原大廈裡的店鋪,有很多VIDEO就是拍攝巨大的音箱被妥善包裝後從這棟大廈的這個入口搬運出來再運輸給東京客人的過程,頗為眼熟。



門背後的光景是這樣的,在進口的左側牆面上,已經開宗明義地貼上了JBL 60週年的海報(其實我也很想要一張啊),昭然若揭話你知,我們熱愛JBL,我們與JBL的關係很密切



現場正對聆聽面設置了三對可以開聲的揚聲器,最後面的鎮店之寶REY AUDIO,前面兩對不同時代的JBL,後面都會開聲,都會講到其聲音給我的巨大震撼。



這是第一對把左右聲道喇叭裝在一個箱體裡的立體聲喇叭。PARAGON採用三路設計,外觀上看不到一個單元,內部搭載二個LE15 15寸低音單元,二個375中音驅動器配上H5038P號角,以及二個075高音單元。分音器則以LX5分音器做500Hz分音,N7000分音器作7000Hz的分音,平均阻抗8歐姆,效率96dB。



我趁KENJI幫我接線時偷偷拍攝了這張照片,結果你會發現RM-7VC的巨大,另外是你能感受到七層鋼琴漆的魅力,曾經有人與我說過這樣的故事,在日本的小學校裡擦玻璃窗,你和學生說擦100下,他就真的會擦100下,不會偷懶少一下,所以我相信,日本方面說的七層油漆,也真的不是缺斤少量。



KEN向我展示,也是當天開聲用來演示的後級放大器,不是當中那部紅色牛罩的自做膽機,而是美國麥景圖帶輸出變壓器的單聲道1201,這並不是新作品,而是2001年的舊作,是輸出1200W的高功率版本,我甚至看到在下層機架上還有MARK LEVINSON 5系列的新作品



你看,這裡是合計三對PARAGON,都是不同飾面的,有啞光的也有亮光的,單元和箱體都經過處理,是恢復完狀態的重新上路,我看得出,KENJI收羅到這麼多PARAGON,他一定是對PARAGON和JBL有深厚感情的人。



他們不單單有JBL,還有其他喇叭,比如這對趣味性極強的RAY AUDIO KM1V,不過這對喇叭已經通過KENRICK的改造,將高音換成其他品牌的製品,同時做了外觀處理,喇叭上面的貼紙,是標明左右聲道的,KEN告訴我,這個喇叭是有分左右的。



這一對PIONEER的EXCLUSIVE,我看到就會感動,這是早於MODEL 2402的前輩級全鈷磁MODEL 3401,與2402一樣尺寸的16寸低音盆,還有2402沒有的超高音ET-703,但價格卻只有2402的一半。關鍵是,這成色,你看看頂板的質感,嘖嘖



EXCLUSIVE 3401旁邊的這對喇叭很有意思,翻新製作的JBL 375中音皇驅動頭重新加載,壓縮頭後蓋用黃銅重做,配上金屬漆號角的設計,與下部的低音與金色的超高音部分組成的喇叭。



只聽三對箱,第一對JBL PARAGON,第二對REY AUDIO RM-7VC,第三對JBL 4365,同樣曲目,同樣前端和功放。



現代揚聲器那種極端的拉高音和寂靜感造成的假象,原來是一種空氣稀薄的不健康聲音,人能長期生活在空氣稀薄的珠穆朗瑪峰嗎?還是需要回到平原和湖泊,來大口地吸氧,PARAGON就是非常接地氣的氧氣製造者。



我也感受到雖然這是最新型揚聲器,但是與舊款的經典型號相比,尤其是經過KENRICK SOUND妙手回春改造翻新之後,將聲音及外觀的狀態調整到最黃金狀態的出聲,要比現代揚聲器更有魅力,完全是壓制性的表現,4365遜色很多。



本文相关器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