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叔恋上史前巨兽——Holo Audio设计师Jeff Zhu访谈
2016-10-01 00:00:00 爱车的友哥哥 未分类

有这样一位朋友,他喜欢用史前生物来命名自己设计的产品:霸王龙、猛犸象、剑齿虎、泰坦鸟……而其中的原因,居然是希望过滤掉一些审美情趣不尽相同的潜在用户;他开发出了国内第一个可以支持DSD的R2R DAC,却从不在杂志上做广告;他为人低调,平时甚少在各大音展露面,但想要来拜访他工作室的人却络绎不绝;他是位技术迷,经常足不出户,喜欢整天蹲在工作室里面和电脑焊台打交道,却不妨碍他拥有一大帮忠实的用户粉丝。。。。。。

他就是Jeff Zhu! 国内品牌Holo Audio主事人兼设计师。Zhu先生,姓诸不姓朱,70后,苏州人士,电子测试仪器工程师。与他熟识的朋友都亲切地称他为“姐夫”(Jeff)。

起名的渊源

Andy:Jeff你好!Holo Audio的产品,为什么总是爱用史前生物来命名?霸王龙、猛犸象、剑齿虎、泰坦鸟…… 里头有什么故事吗? 您就不担心这些 “有失斯文”的名字会动摇烧友的购买念头?

Jeff:是这么一回事:首先,我认为自然是美的,生物是美的,史前动物曾经是地球的主人,我认为它们都是非常奇妙的生物,需要尊重;其次,我知道国内的发烧友的“尿性”,他们喜欢的,说实话就是所谓的靡靡之音。越入门的发烧友,他们想象中的好音乐就是甜美可爱的。我取这系列的名字也是我的一个任性,或者说是恶趣味。

Jeff:如果有人觉得霸王龙是粗暴恶俗的,我觉得这些人的审美情趣是低级的,我不希望审美情趣低级的烧友作为我的用户,就是这么简单。其实我知道,大部分人是不太喜欢这种名字的,如果我起个例如西施、王昭君之类的名字,或者叫什么贝多芬,莫扎特之类的,又或者希腊神话中的外国神。估计会有很多人喜欢,但你不觉得这才是恶俗吗?!

Andy:最近新推出的Spring(泉)解码器,怎么就没有延续史前生物的命名方式呢?

Jeff:我把泉视作我自己的一个里程碑之作。在泉之前,我所有设备的命名都是史前巨兽。自泉开始,就有了新的命名体系。

解码器主流架构比较及产品调音

Andy:这是一台基于什么结构的解码器?

Jeff:分立式R2R结构。

Andy:R2R与Delta-Sigma两大阵型,历来都有不少支持者,甚至前段时间国内某耳机论坛举办的一场R2R、Delta-Sigma解码器大型PK活动。您觉得这两种结构他们各自的优势在哪里?您更钟情于谁呢?

Jeff:说到这里可能需要给大家略微扫盲一下什么是R2R,什么是delta-sigma,当然这个话题非常广,如果要详细讲的话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我只能尝试以最简单最通俗的方式来讲清楚。R2R其实就是俗称的多比特,delta-sigma就是俗称的单比特。对于一个采样点的量化,多比特的DAC是直接给出一个模拟量,如果是16 bit,那么这个采样点的精度就是2的16次方,也就是65,536;如果是24 bit就是16,777,216(2的24次方),大家看到这个数字可能就有直觉了,这是一个不容易达成的目标。而事实上也是很难做,成本很高,导致价格居高不下。单比特呢,顾名思义就只有一个比特,0或者1,那为什么0和1也能量化成一个模拟信号呢?其实是靠高速的切换,通过0和1的密度来进行量化, delta-sigma这种方式的优势就是成本便宜,因为是纯数字化处理,芯片的造价很低。

Jeff:我个人更喜欢R2R的结构,而Spring(泉)解码器就是采用了R2R结构的24bit模块,从主要的音频性能指标可以超越以往任何的R2R芯片。另外一个比较特别的是泉也可以用分立元件直接对DSD进行解码,这是以往任何多比特的解码器都无法做到的,泉可以说是世界上第一个。

Andy:在产品研发过程中,您会更偏重于测试数据说话,还是人耳实际聆听呢?

Jeff:好像很多人都会问这个问题,为此还把发烧友分为两派,“指标党”与“听感党”。我觉得这样很好笑,在我看来,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如果你去相亲的话,媒人告诉你那个女孩子身高140,或者体重100公斤,这都是指标?我想所有人看到这个指标都不太想去见那个女孩子了。当然见面之后,你也还是会从各个地方来对那个女孩子量化,身高,三围,等等。但是有了这些数据,那个女孩子就合适你了吗?那可不一定,还需要实际的接触,通过实际交往的感觉来决定。所以,指标和听感都是用来衡量器材的不同方面而已,当然,太差的指标是肯定会破坏你的听感的。

Andy:从专业角度出发,可以帮发烧友们普及一下与解码器密切相关的测试指标的基础知识吗(例如指标名称、测试意义、参考值范围等等)?

Jeff:最主要的指标不外乎两项:失真和信噪比。失真指的是设备在产生目标信号时,产生的变化或者扭曲。信噪比指的是信号与噪声的比例。这两者都是用来表达一个比例,单位可以由百分比表示,也可以由db来表示。通常来说,谐波失真小于-90db,信噪比大于110db,被认为是符合hifi要求的。但这也不绝对,绝大部分胆机都无法达到这一指标,而一些无负反馈的放大器,同样指标也不理想,但这并不能说明这些作品听感不好。这么说吧,如果纯粹为了取得一个好看的指标,用几个运放,很简单的电路就可以做出一个指标超高的前级,成本不超过100块,设计者闭着眼睛就可以完成。这样的东西,指标比那些几万几十万的前级还好,是不是就意味这是一台好设备呢?显然未必,一些未入门,或者刚入门的设计者,往往会片面追求高指标,而成熟的设计师早就跨越了这个阶段,对他们来说,指标是需要考虑的,但是他们还会考虑其他因素,有时候,指标作出牺牲也是很正常的。

Andy:您觉得好的音源应该是怎样的?

Jeff:好的音源应该平衡中正,信息量足够。源头丢失的东西,靠后端是无法弥补的。源头加入的音染,也是无法靠后端来滤除的。从整个系统的搭配来说。个人口味的选择,往往在选择音箱的时候就决定了大半,剩下的部分可以靠前级来调整,再有就是一些线材脚钉等周边产品进行微调。音源和后级功放,都需要中正无染,素质够高。这就是我对器材搭配的建议,常常看到很多烧友到处乱折腾,结果牵一发动全身,其他的东西又要变,折腾来折腾去也没搭配到自己满意的声音。

Andy:做产品设计时,如何处理调音这个环节的?会借用一些进口的贵价解码器进行对比吗?你知道,发烧友对这些过程是蛮感兴趣的(笑)。

Jeff:首先我认为,要知己知彼,所以广泛地聆听各种器材是必要的。但是,我并不是一个follower(追随者)。我付出这么多努力,不是为成为一名follower。另外,关于调音,我觉得国内发烧友已经自己把这件事过分神秘化了。如果一个标榜调音为卖点的产品,往往都是不咋地,而且其本身所标榜的调音,在其他人眼里也是破绽百出。设计一个产品,就如同一块美玉,这块美玉本身的质地是最重要的。如果给你一块破石头,再怎么雕琢都是无用功。而如果是一块美玉,只需要少许雕琢修饰,显现出自身的那种自然美就足够了,设计师是依靠电子原理来设计音响产品的,这终究是一款电子产品。良好的电子设计就是形成这块美玉的先天条件。从文化来看,中国人是比较感性的,而外国人是比较理性的,为什么反而是理性的人能做出更有音乐味的产品来呢?国内这么多年涌现出很多“文科”背景的音响设计师,但其作品往往都是差强人意。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想国内的发烧友还是要理性一些。话说回来,不是说调音不重要,玉不琢不成器,这个环节也是挺重要的。但依我看来,很多不标榜调音的作品,反而其调音是比较高明。

Andy:可以这样理解吗:良好的设计是产品成功的基础,如果电路方面原本就有许多缺陷,单靠调音来弥补,也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

Jeff:是的,就是这个意思。

Andy:每每有新产品出来,在热情的发烧友之间免不了会组织各种PK活动:与进口品牌或国产同价位器材的对比试听。作为一名设计师,您是如何看待的呢?

Jeff:PK我觉得要以平常心看待。首先,由于系统搭配的关系,客场到来的器材会有一定的劣势。另外,有些器材的声音特性会比较适合PK,但是实际日常使用中并没有那么好。而且,PK的时候往往都是聚会,比较嘈杂,不一定能够好好的听。有一些烧友,会事先带着一些偏见,曾经有某个聚会,某台器材的线没连好,声音都呲掉了,但是那个品牌的爱好者却在此时大声地说“听,这就是高级调音”。我相信很多烧友都经历过这种尴尬。总的来说,PK各人有各人的看法,不可强求,不要在事先给众人洗脑灌输,也不要在听的时候,大声说话灌输自己的观点,影响别人的判断。听完后可以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但不要强求别人同意。我认为,这才是君子PK活动。

设计师背景及开发理念

Andy:我们都知道,除了担当Holo Audio的设计师外,您本身也是一名发烧友。能给我们《高保真音响》的读者们说说您的发烧史吗?

Jeff:九几年的时候,最想做的就是用惠威喇叭自己DIY一个音箱,然而那时候的惠威喇叭对我一个没有收入来源的学生几乎是不可能。于是自己坐火车到南京和上海去买了低音和高音单元,自己锯木头做音箱。那时候自己也做了个功放,滤波电容是从电子市场淘的洋垃圾,象水杯那么大,结果接上电自己听的陶醉得不得了的时候,电容爆炸了,砰的一声大响,然后满屋子的烟。那时候很穷很辛苦,但确实很有乐趣,现在反而没有了那种简单的快乐。

Andy: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从无到有已经是挺大的改善了,所以穷烧也是一种单纯的乐趣啊!

Jeff:我从事电子测试仪器方面的工作,研发过程中也要用到形形色色的DAC和ADC,最开始是出于一个在测设备的DAC中遇到的glitch(脉冲干扰)的问题,当时花了很长时间想到一个解决方案,运用的效果也很好。因为我同时也是发烧友,虽然也有足够能力开发音响设备,但一直以来都没有时间来自己动手,那个想法使得我有了足够的冲动,结果就一发不可收拾变成了现在的状态。

Andy:从事HiFi产品的设计,您的主要优势在哪里?

Jeff:我觉得优势主要是两点,首先我的技术背景决定了现在做音响产品的底气;另一个优势我觉得最重要,因为这是我的兴趣爱好,这是决定性的优势,打个比方,其他人赚不到钱就不做了,对我来说,赚到钱自然是最好,不赚钱我也一直在做。所以我一直和别人说,等其他音响大公司都倒闭了,我也不会倒闭。只要一直做下去,自然能越做越好,今年做不好,明年做。明年做不好,后年做。前段时间有人翻了我一个老帖子出来,我看过之后也是感慨万千,从当初有这个想法,到现在已经八年多,也就只有这1-2年,才有些商业化。试想如果不是有爱好驱动的话,没有一个人是会默默这么多年一直投入无数人力物力财力去研发的。

Andy:Holo Audio产品的研发顺序是怎样的?

Jeff:我的开发计划其实相当任性——只做我要用的东西,不用的东西是不会进入开发计划中的。目前的研发顺序是以DAC为先锋,在DAC上取得技术突破之后,再开发其他音响产品。音响产品中,DAC是最具技术含量的一个设备,对模拟部分和数字部分的要求都很高。在DAC上取得突破后,相应的技术就可以用在其他产品上,其他产品就可以升级了。

Andy:您听过最好的一套耳机系统是什么?

Jeff:如果虚伪一些的话我可能会说一套其他的系统,但的确我认为我用自己设备组成的一套系统最好,这可能因为我是设计者,我的听感可以贯彻到我做的器材上,所以我的设备自然最符合我的听感。这套系统包括:巨齿鲨笔记本线性电源,Thinkpad X230笔记本,泰坦鸟USB处理器,“泉”解码器,猛犸象耳放,HE560耳机和HD800耳机。

国货当自强

Andy:Holo Audio产品返修率如何?

Jeff:在最初的阶段,返修率还是比较高的。故障原因自然是千奇百怪,这是由于产量的问题,产量越小,生产的自动化程度越差,返修率就越高。这说实话,取决于量,因为机器要编程,要装料,换产品要停线,所以好一点的工厂不太愿意接小而杂的订单。量大了,可以说服一些好一点的工厂接你的单,自然故障率就小了。现在的故障基本已经控制到我满意的程度了,也就是5%。另外,维修至今为止都是免费的。第一年的时候返修的来回运费由我承担,第一年后用户也是只需要承担来回运费即可。

Andy:免费维修有期限要求吗?

Jeff:三年。顺便说一下,Holo的产品都可以升级换购,在第一次升级换购的时候是全价换购,也就是原机不折价,直接贴补差价就可以换新机。第一次以后则是需要折价后再进行换购。我觉得国内的厂家太不注重客户的权益,通常都是在买之前拼命讨好你,一旦客户付了钱之后,就不拿客户当人看了。我认为每个购买我产品的人都是对我的支持,投桃报李,我也需要对那些曾经支持过我的人保障他们的利益。所以我对客户的态度往往先冷后热,和大部分人先热后冷的态度不同。

Andy:国货当自强,要把品牌真正做起来,特别在HiFi市场,不是件易事,烧友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崇洋媚外”的心态。

Jeff:是的,但其实对国货的不良印象是来自于那些不追求上进的国货,在这种背景下的确给真心想做好产品的厂家造成很大阻力,我也希望所有国货都自强一些,营造一个Made in China的金字招牌,这样会使所有人都受益。我的产品在背板都会标注“Designed and Made in China”,其实也是出于这方面的情怀。我希望能够在Made in China这块招牌上添加一丝亮丽的色彩。

后记

Jeff告诉我,下一步要趁热打铁,开发一个更为高端的解码器。采访最后,我问他为什么叫Holo Audio?而不是Jeff Audio?他说,起一个名字不容易,既要简单,又要有意义,还不能和其他家的名字冲突。他个人特别反感起个假洋鬼子的名字,所以名字必须立足于其中文的含义。于是乎,Holo这个名字应运而生:Holo音译对应的是河洛,河洛文化是华夏文明的源头,而Holo的英文含义是完全的,整体的。全部加起来就是Holo(全面的) Audio(声音)。



SPRING解碼器真身



背部接口非常齊全,除具備XLR輸出外,各種數字輸入接口也一應俱全



SPRING以R2R電阻陣為主要構建模式



SPRING的上代機種,是以史前巨獸形式命名的T.Rex MKII



T.Rex MKII以BB公司的PCM1704+PCM1702芯片為主要構造



“姐夫”的work shop一角



“姐夫”Work shop的測試儀器及他的主要作戰工具

本文相关器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