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看不見的有趣
2017-04-09 15:45:45 mingus 音乐

我不懂為何許多人要跟隨著村上春樹的音樂想法起舞。

因為他...,所以我...。村上春樹是個極度耽溺於過去的人,人是,小說人物是,音樂的品味更是。他執膩於多數60年代前大師,排斥當代音樂、調性音樂之後的爵士。村上看不見 Wynton Masarlis 之「有趣」, 問題不在 Marsalis (他也有自己的局相死穴)。真正有趣的是,聽的這個人選擇耳背。因為村上的音樂觀裏,沒有「未來」 (與未來的人)。嚴格來說,他連「此時此處」(here and now) 的現在, 都容納不下。

一個人一件事能,不代表他所向皆能。這是基本的 humility 與自慎。仕而優則學,寫而優則樂。無何不可,但應清楚意識到自身的所能所不能,以及容器格局的限制。

目炫於大師光環,拿香跟著拜,不辨明他人的路數,大步思索找出自己的路徑,不過是永遠受他人搖擺, man without character 的可憐蟲行為。


本文相关器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