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叭设计的秘密 - 昔日JBL技术掌门Greg Timber访谈
2017-04-09 15:42:41 Dave_Clark 访谈


请给我们讲一下你的喇叭设计故事吧......如何开始的,什么把你引入JBL?

我从小喜欢音乐。我母亲会弹钢琴所以家里总是充满了音乐。我在12岁的时候就把玩音响DIY的Heath套件。大学的时候我在当地的一家音响店里面打工那个时候我遇到了JBL的销售代表Tom Frisina。我一毕业他就建议我申请JBL的工作,我照他的建议做了然后就开始了43年的职业生涯。

你设计或参与设计的JBL的喇叭中,你最骄傲的是哪些?

我觉得最出色的喇叭按照时间顺序排列是下面这些

1973年我最早作品,4331, 4335和4315监听喇叭。然后4333是L300的家用版。

L250和250Ti系列,这5个型号生产了19年。

Array系列,是我2000年中期设计的,现在还在生产。

Everest型号, DD65000, DD66000和DD67000.

我设计了数百个喇叭系统和元件,不过以上是我最喜欢的。

有没有哪些系列是你很希望你可以参与到或者成为设计团队一员的呢?

似乎没有。因为重头项目都是给我来做的,其中很多我都做得非常开心。有些项目公司管理层设置了很多限制,我总是争取在这个限制内把事情做到最好。


家里是自己设计的DD67000,一定是非常自豪!

有没有什么项目如果再来一次,你希望可以做得不一样?

大概所有的项目吧。我一直在学习和与时俱进。我做过所有的事情如果再来一次的话现在我都可以做得更好。我唯一的大失误是我参与的L212。我设计的时候,公司正从Glendale搬去Northridge。测试设备和试听室两边都有,所以整个调试阶段的环境非常不连续。我出现了技术失误让这个产品没有它该体现的那么好。

设计可以让用户尽情享受的喇叭,你觉得最大的挑战和障碍是什么?

定位!决定要做什么,目标用户是谁,外观和试听(声音)占的比重各有多大,当我有明确的定位后所有的一切都水到渠成。不幸的是,操作上管理层会给太多的变数,代理的建议加上客户的品位,让一切做起来都好比瞎子摸象。

在喇叭设计时,你是否也参与生产步骤的确定?

在哈曼,大致流程是这样的。有人来了个想法,通常市场想法比技术想法来的多。然后就讨论大致的目标成本和使用元件。这个阶段我们要决定是使用现有的元件还是要做新的,这个对生产时间非常重要。一般情况下,一个设计成品周期大概从几个月到一年。然后样机要尽量最接近成品机水准。技术测试、试听,分频器和机箱在这个阶段做好。最后是制图然后将零件送到不同的生产商那里。花时间最久的是制作生产工具,一般情况生产商一边按照图纸制作、一边也制作生产用到的工具。 几个月后,零件都做出来了,工程师和工厂一起做一些批量生产前的样品。从没一帆风顺,接着就要调整一些零件和工序。如果真的搞砸了,就要重来。这个调整阶段还不是最后步骤,一般正式开工前还要再跑几个流程来测试整个环节。不顺利的话就再跑一轮,整个过程中,流程优化、试听、市场用的试听样品和照片都在不同的生产测试过程中同步进行,所以在真正的批量生产前基本所有生产、代理和客户支持相关需求都可以满足了。

无响室和试听呢?哪个环节会做测试和试听?(以及它们的价值,重要性和角色)

好问题。我从我的角度来回答。所有的设计都需要全套声学测试。成本、大小和目标市场都不应该改变测试的条件。这个和喇叭卖多贵没有关系,在既定的成本、效果和外观限制下,可以做得到最好就做到最好。在很多情况下,越是便宜的喇叭越难。当你知道你用的零件可以做到的极限时,你就要发挥这些零件最大效果为前提来设计。在喇叭设计里面没有任何捷径,我也坚信技术测量中我们没有所有的答案,耳朵还是我们要用的工具。

当测试无法测出听感上的区别时,耳朵就变得额外重要了。我们真应该想出办法来衡量我们听到的讯息。我不会做哈曼实施的盲测或者双重盲测法。音响系统和它们放置的环境非常复杂,没有任何喇叭可以播放接近“真实”的声音,所以个人意见总是占主导地位。大多数的盲测都是基于一系列让盲测变得容易的假设。不幸的是,因为这些假设掩盖或者过分强调了喇叭设计所以常常是不周全的或者渲染了事实。

今天有哪些喇叭设计师是你所仰慕的?

老实说,现在我不太关注喇叭设计师了。我常看到非常酷或新的设计,不过大多数都是在早就存在的理念上加了市场营销的噱头罢了。我是大动态聆听者,我觉得很少喇叭可以放好这部分。我最敬重的两个设计师是哈曼的Bill Decanio和Charles Sprinkle,他们的作品总是顶尖的。我从加州大学毕业后除了自己爱好中得到的经验外对喇叭设计一无所知。Ed May可能是除了JB Lansing之外最出名的工程师了。Ed把我收入羽下,并且教我成为一个真正的设计师。

有没有哪些喇叭,你希望是你参与过设计的?

几乎没有,我有机会在设计领域做了几乎所有的事情。我想可以的话我会在静电和丝带单元上再研究一下。

喇叭和喇叭设计让你高兴吗?你在喇叭设计时最关注的是什么?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寻找可以让我们忘记重播的声音。我认为这需要一定程度的频响和动态反应。我感觉在测试上不需要做到完美。动态可以成就也可以摧毁一个喇叭系统。现场音乐的动态非常猛烈而这部分是最难重播的。从录制到重播的每一个环节都有动态压缩。在喇叭和电子环节这个压缩是最多的。

在喇叭和喇叭设计里面哪些是让你不屑的地方?(串接分频器,同轴单体、障版、丝带高音......)

所有的设计环节都是值得的,这完全取决于你要满足的聆听者和要攻克的难点。我鄙视市场营销噱头,很多喇叭的广告里充满了我不屑一顾的数据吹嘘。我从喇叭使用的单元和分配器就可以推测喇叭可以达到的极限,而这往往没有广告写得好。我不认为用一个单元和障板就可以设计出真正高保真的喇叭。串接分频器也一样。多单元是必须的!然后就是驱动这些单元的力度在决定有多保真了。取决要搭配的使用场合和使用的喇叭单元2路、3路和4路的设计都是可采纳的。

在喇叭设计上,你认为那个部分是最取巧的?中频、低音、高音、声场还是效率等?

像我所说的,我坚信有完美的动态就可以很好地播出活生的音乐。由于喇叭单元效能很低所以要动态就要有高效率。我也坚信声场至关重要。自然的中频和低频要比高频更重要。当然最好这些元素可以非常平衡地被实现。

零件比设计重要吗?和整体声音设计来比选择零件到底有多重要?

零件至上!箱体和单元使用的材料至关重要。在分频器的电路板和电子元件的选择也同等重要。这部分其实是技术测量很难充分体现的。比方说在两个不同的材料和结构的电容上是可以非常容易听到区别的。

闭合箱体vs.分箱构造?压缩式号角vs.普通单元?

先前提到,我认为所有类型的单元在适当设计和应用下都是可取的。我自己最多的经验就是分体箱和号角单元的搭配。我相信同样的效果在一些丝带单元上也可以做到,不过我从没有试过。分体箱结构可以给多你6分贝的灵敏度或者非常多的低频延展。非常好的分体箱设计可以带来很棒的低频特性。当然封闭结构理论上速度更快,因为只用了2阶分频结构而不是4阶,然而,如果在封闭箱体里面用了电子矫正,可能到最后还是用到4阶分频那结果就大同小异了。

不同的单元材料都会有不同的声音,你是如何选择的呢?(纸,碳纤维,金属,复合材料等)

隔膜材料异常重要。我不认为有“最好”的材料。材料要按照单元类型和适用范围来选择。我也不认为一个材料一定会和它这个材料(塑料,金属,纸)一样的声音. 纸盆可以听起来和测起来和金属盆一样棒。当然复合材料也非常好。如果盆体和圈体设计合理的话,所用的材料在听感上是完全隐形的。不过就我所知,很少的高保真音响用到了塑料这个材料。

喇叭的声音在这些年来是如何改变的?很多人说老款喇叭要好过现代喇叭,随着年代的转变到底哪里改变了?失真,材料还是更加强调声音的个性?

喇叭的声音大致来讲变得更加顺滑了,更多的3D感,喇叭体积也更加小了。这也说明和六七十年代的喇叭比,它们的动态要小,更比较像玩具。和电子元件不同,对于喇叭来讲小型化不是好事。要表现力的话尺寸和马力这连个因素是没有办法替代的。在过往的100年,物理规则并没有改变,所以要达到可以表现活生现场感的动态感的方法也没有变化。除了磁性材料和一些粘合剂的进步其他都没有太多变化。用70年代的成本来制作喇叭的话,在现今它的价格会让人无法负担,系统也会是巨大。那个年代的大型高效率系统基本上都是用15-30瓦推动力搭配。如果换做推现代系统的话,基本上喇叭会噎住。现在功率非常便宜,你可以很简单地获得大瓦数,所以尺寸和效率更本就是可以被扔出窗外了。不幸的是,大瓦数并无法弥补低效率。现代喇叭大概的效率是在0.1%到0.5%之间。在六七十年代这个数值在1%和10%之间。当更多的损耗变成热量时,那些小音圈喇叭系统即便给再多功率也无法和大型高效率喇叭媲美。

当然那些旧式喇叭的频响比较窄,旨在高效的分频器也比较简单,不过只要在箱体和分频器上稍微现代化一下,那些以前大型的Altec、JBL、Klipsch和天朗在现代还是会非常棒。

现代的多声道家庭影院用几个小卫星音箱加一到两个低音炮会让声音显得很大很惊人。我认为现在的那些成为商品的喇叭更加注重的是尺寸和价格。少数幸存的高保真品牌也只好残桓残息。

一旦喇叭搬回家,那些因素会影响播放?

所有的喇叭都和放置它们的环境发生互动。最好可以尝试放不同的地点来取得最好的声音。就像房地产一样,地段、地段、地段,仅此而已。如果你可以用最好的地点来放置喇叭的话,你可以避免很多问题。不幸的是,这种机会也非常少,很多都是有这样那样的妥协。然后就会导致升级器材、声学调整、线材调整等。当然,我并不是说这些手段是坏主意。

你在自己系统里面用了DEQX的处理器,可以解释一下吗?

我在家里已经玩了好长一段时间电子分音了。这种玩法可以得到很多被动喇叭无法获得的细节和纯度。但是用纯粹的电子系统又无法获得一些被动系统所具备的音乐感。所以我在模拟类比主动分频和数码分频的选择间卡住了。用模拟的话声音非常好,比我听过所有的数码方法都好。而数码法却可以做房间的EQ调整而去可以非常简单地处理很多问题。我可以获得非常好的频响和音调平衡,但是总却少了音乐感和脱箱感。

我读了关于DEQX的报道决定试一下。我的系统是非常复杂的4路分频,所以用DEQX的方式时还真花了点时间。我对DEQX可以去除不同分频点的群延迟非常感兴趣。这个往往在模拟系统里面无法做到。即便有些人说可以用时间同步系统来调整,他们还是会遇到群延迟的现象。就算是一级分频系统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个体单元在分频点上下都没有带宽而不导致“声学斜率”。使用了FIR过滤器后,振幅和相位都可以分开调整所以问题就解决了。在DEQX里面的元件非常好地被使用到了,当然它还是无法真正媲美模拟系统的声响。不过这个振幅和相位的调整简单地带给我两个世界里我都想得到的东西。现在我有了细节、动态、顺滑和其他特性调整来为所欲为地细调我的试听室,对我来说这个是双赢。 

我们花了一个小时来聆听Greg的系统,这是我所听过最好的系统之一。当我看到Carol(Greg的太太)的表情时我知道她一样非常热爱这种声音。有着非常好的平衡和动态感。低频非常结实......整套系统同时也是我听过最富有音乐感的。没有任何的尖锐感或者号角嘈杂感。真正的参考系统。也可以毫无忌惮非常响亮地播放。


Greg太太非常享受系统的声音。很明显,她不会反对先生的这个爱好!

最后附上Greg的系统清单:

两声道


Everest DD67000, 4路主动式播放

DEQX HDP4

DEQX Premate

Pass Labs XVR1

Parasound JC1, 4台,每个低频单元用上1台

Quicksilver Mono 120, 每个高频单元用1台

Pioneer Elite A-20, 用来推超高频压缩驱动单元

Pass Labs XP-15 唱放

Basis Audio Debut 黑胶转盘加了SuperArm 9唱臂和Dynavector DV-20x唱頭

Tascam DA-3000, 来数码化黑胶

MacMini跑JRiver Media Center 22

PS Audio LanRover电处


Basis Audio Debut 黑胶转盘

4 声道, 除了以上的再加:


K2 S9900, 2路主动播放

放置在喇叭内的Pascal M-Pro功放

DEQX Premate 用作分频和数码效果

Classe Audio CT-SSP环绕处理

Oppo BDP-103,Oppo BDP-203

JVC RS-600 投影

Stewart Film 110" Firehawk, 2.40:1屏幕

LG 65" OLED电视

所有的喇叭线和连接线是StraightWire Virtuoso

5 只聆听区域的话筒测量显示 -3 dB @ 20 Hz 和 -6 dB @ 48 kHz. 5只话筒测试的1/6 八度音响应显示离目标频响曲线只有+/- 1分贝的波动。 

----------

翻译:米发烧 金甄

原作作者Dave Clark独家授权米发烧翻译和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原文刊登在:Positive feedback